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

傳球午餐會 來啦



正式上班前,IT同事為我開設了帳號,我毫不猶豫隨即登錄,急切地想要一窺非營利組織運用Google雲端工作的巧妙(備註1)。

莫名其妙的午餐邀請函


第一站,當然是Gmail。信箱裡,莫名其妙躺著從Google行事曆寄出的午餐邀請信(備註2),邀請主題語焉不詳。我查了荷蘭文、法文、英文字典,不得其解。拜託谷歌,只知道午餐會主題跟足球戰術有關,我看看大多數同事都同意參加,我不會踢足球耶,我也不太懂足球比賽規則,如果要討論足球賽事,該怎麼辦?好吧,硬著頭皮,決定盲從,戰戰兢兢按下「是」,出席。

上班第一天(應該說第二天,第一天我參加新年餐會),主管在中午聚會開始前,告知我可以帶著午餐到那個足球戰術會議室。第一次和比利時同事在辦公室共進午餐,我不願太「另類」,出門前自備了符合比利時(荷語區)勞工的主流午餐便當:切片麵包夾乳酪,其中兩片抹了花生醬。鄰座的荷蘭同事,詫異的看著我說:「你怎麼也吃(跟我們荷蘭人一樣吃)花生醬?」他的起疑很有道理,因為一般比利時人不會在自己的麵包片上塗抹花生醬。我笑笑回答他:「美國影響台灣許多,可能是美國人把花生醬這種東西帶入台灣的飲食文化吧。」

蔬食主流午餐


我環顧四周,大多數同事跟我一樣吃著麵包午餐。果醬、乳酪和超市製作好的各種口味鷹嘴豆醬是主流,搭配現場在盤子裡切的幾片黃瓜或蕃茄;有人吃著超市做好的生菜沙拉,打開包裝盒、淋上醬汁,就是一頓清爽的工作午餐;有人帶來前晚吃剩的意大利麵或bulgur餐點(備註3)。

這是個強調食用蔬果食物、避免工業生產動物肉品,因而過度消耗有限地球資源的非營利團體。大老闆跟我說,有半數以上的員工是素食者;像我這種半吊子的蔬食者,也會在工作情境之中主動選擇非肉類的飲食。可是,如果大口吃肉,不會有人道德清高勸說,或是丟出無形群體壓力。這是在個人主義為底調的比利時社會,比較有機會做自己的優點,可是隨心所欲的疆界是,個人主動遵守社會遊戲規則。

傳球午餐會的真貌


本年度第一場傳球午餐會,由「運動小組」負責,主題是未來半年傳球午餐會要做什麼?別誤會,「運動小組」不是要帶領員工運動踢足球,而是負責串連全比利時荷語區一百多個環境和自然相關領域的非營利、非政府組織。「運動小組」的同事洋溢活力,帶領非政府組織工作坊經驗豐富,揉合多數決和分組腦力激盪,在短短的一小時午餐時間,凝聚民主共識,勾勒出未來半年的傳球午餐會方向。


午餐會議結束,我也鬆了一口氣。原來傳球午餐會不是談足球經,而是組織內部跨部門的的經驗交流和意見傳遞。雖然平時工作繁忙,很想找個藉口不參加每週一的午餐會,可是帶著忙碌的腦袋換個觀點,聽聽其他部門的工作重點報告,以及每次工作經驗交流前,IT同事的Google雲端工作小秘訣,也是另一種內部組織溝通和人力資源訓練,展現這個非營利組織追求的「公開」使命和落實扁平組織架構的設計。

備註1:原來是Google Apps for Business,從2015年八月起,轉換為Google Apps for Nonprofits。所有雲端工作功能不變,最大改變是,原本按人按月付費,現在免繳費。有興趣的非營利組織朋友,請參考Google Apps for Nonprofits

備註2:Google行事曆非常適合個人和組織安排每日計畫,用途包括會議、專案進度、會議室預約、組織公物出借管理,提升尋找共同時間和地點的效率。而且結合Gmail,直接在電子郵件管理出缺席和相關議案資訊。不少人將私人行事曆結合工作行事曆,便利公私生活安排;可是也有許多人如我,即使雲端工作,依然劃清公私界限。

備註3:bulgur是碾碎為細小顆粒狀的各式穀物。我家糧櫃裡之前存有全麥bulgur,現在是大麥bulgur。

照片:我的自備午餐。上圖是有機法國長麵包夾自己種的韭菜花蛋餅,右下米線扮自製辣洋蔥蒜醬、炒很多種菇,左下是五色糙米飯配我忘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