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4日 星期六

辦公室裡的外國人 就業市場重重障礙 義工撇步為履歷加分



「妳知道嗎?最近有人麵包和糖漿無故失踪!」阿嬤同事神秘的跟我說。「糖漿?妳是說擺在洗碗精旁邊那罐?那罐擺了很久,又沒寫名字,我把它送進垃圾桶了。」阿嬤同事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清掃女士帶走給她的孫子,她家那麼窮……」

失竊違法等壞事發生,窮人和外來者總是第一個被懷疑的對象。阿嬤同事或許沒有惡意,認為自己有合理懷疑的理由,但是,生活裡流轉的刻板印象、歧視、乃至不平等,正是起源於權勢者的刻意和無意。有時候我揣想,哪天輪到我被栽贓?

勞動市場裡的非洲移民 從事社會聲望低職業


清掃女士是摩洛哥裔荷蘭人,第一代移民,每天清晨六點和傍晚六點到辦公室打掃,總計每天工作四小時。她是清潔公司外派,不是內部員工。以往有兩位清潔女士,各分擔兩小時工作,可是其中一位因為早退虛報工作時間,阿嬤同事知情轉告,派遣公司因此開除。根據她的名字來看,我猜被資遣者是位來自北非或中東的移民。

移民找工作困難,因此填補本地人不願從事的體力勞動,或是社會聲望不高的職業,例如建築和清潔。在比利時,雖然有一份薪水,就有社會保險保障,失業有津貼,可是立刻開除的手段,讓我覺得像是個暴君,為所欲為,枉顧民情。

同樣是摩洛哥移民,還有每天見面的郵差,以及每四個月來清潔門窗好比身負吊鋼索特技的專業清潔者。我認識的第一個郵差,為人和善,特別從摩洛哥買回tajin鍋送給阿嬤同事。他每天親手交到接待處一疊信件,努力用非常基礎的荷蘭文字彙交談。過新年的時候,辦公室給他新年禮金,做為祝福和謝禮。後來換了郵差,一位摩洛哥裔男性,一位比利時白人女性。男郵差不擅荷蘭語,信件直接丟入信箱,會說法荷語的女郵差大概送信勞累,總是冷漠,我給她的客服態度打不及格成績。

負責清掃辦公室外街道的清潔工,似乎由布魯塞爾市政府輪流派遣,約兩三人一組,大部分是黑膚色移民或摩洛哥裔。今年一月,有位進來跟我索取新年禮金。我查詢過去會計帳務,找不到任何記錄。拿出20歐元給這位穿著街道清潔人員服裝的男士,他說:「我們共有三人,應該是60歐元。」當下,我懷疑這是騙局?禮貌跟他說:「這不是我的錢,必須請示主管,請您明天再來一趟。」他不滿的步出大門。究竟我推論合理?還是侮辱勞苦功高的街道清潔人呢?





物流業的黑巧克力和型男移工


經常進出的郵局和國際快遞司機,大多是黑膚色移民,天熱時,他們額頭上的汗珠閃閃發光,好像鑽石鑲嵌在99%濃黑巧克力裡。他們只會法語,我樂於和他們重複練習基本法語會話。

近來在比利時愈來愈受歡迎的荷蘭電子商務bol.com,自組快遞車隊,不像其他電商另外委託物流業者。荷蘭白人司機佩戴藍牙耳機,穿著橘色系制服,親切微笑,有型男的標準,讓人樂於收到包裹,這是電子商務物流新興的行銷細節嗎?





勞動市場裡的白人移民


固定往來的三明治蔬食午餐便當業者是法國白人移民,他的妻子和核心員工都是比利時白人。同事之間有二位荷蘭白人,分別負責專案和政策研究。出入開會的歐洲和比利時非營利環境組織工作者,全是白人,我還沒見過其他膚色的與會代表。



個人奮鬥擺脫階級的職業局限


以我的工作範圍為圓心,主觀見到一丁點兒比利時勞動市場的外國人縮影。每當我閱讀到比利時移民就業困難的評論,身為其中一人,感同身受。城市裡第二代年輕移民失業率高,看不到人生前景,是加入伊斯蘭極端恐怖分子的遠因;北非第二代移民的母父親多半從事建築清潔等勞動體力工作,若非自己極力奮鬥(華人移民或是最好的寫照),才有可能擺脫階級的職業局限。

除了階級因素,比利時白人社會聚焦法語荷語內部政治利益,恆多於看看自己的國家,因為地利之便,有五分之一是不同膚色人口,想想如何與不同膚色民族和諧共生,創造勞動福祉。以安特衛普警區來看,共有2600警員,只有22人是外國裔。警方內部調查單位四月正式公告,內部存在種族歧視,白人同事有意無意歧視自己的同事,以及面對異民族民眾。警方內部的檢討,值得嘉獎。



非歐盟會員國移民求職很困難


2015年比利時荷語區包括布魯塞爾的移民調查報告,非比利時籍者佔全體居民7.8%,約五十萬人。調查顯示,來自歐盟地區新移民的找工作成功率,比來自非歐盟國家移民,高了二到四倍。非歐盟國籍的移民多數貧窮,住屋條件也欠佳;家中孩童的未畢業率高達46%,一般比利時學子則是10%。





女性移民面臨勞動市場的雙重歧視


女性移民在就業市場比男性移民又多了一層歧視,尤其是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國際勞動組織指出,女性在職場的薪水和地位不及男性員工;如果我們仔細深究,女性移民負責社會勞動(如養育小孩)、再生產勞動(如日復一日的家務打掃),可是這些勞動付出和成果,世人視為理所當然。

換個角度觀察,比利時白人婦女的勞動參與率75%,遠高於移民女性:中南美女性移民勞動參與率55.9%、摩洛哥女性移民45.3%、近東和中東33.8%。囿限於移民女性的家庭照顧角色,以及對就業市場的陌生,移民女性多數從事不受勞動法規規範的現金給付工作(俗稱黑工)。(備註一)



職場弱勢者做義工 為履歷加分


昨天綠鑰匙同事介紹一位黑膚色女性,她是綠鑰匙專案的新任義工(備註三),辦公室裡第一位朝九晚四的黑膚色勞動者。綠鑰匙同事工作量大,靠著環保理想結合觀光產業的實踐熱情,日理萬機。她固定尋找義工分擔少許工作,可是她總是讓義工的角色,變成義工進入就業市場前的熱身場域,她聘募的義工總是千奇萬象,共同特徵是職場的弱勢者。

如果想在比利時就業,除了官方的勞動求職機構如VDAB、FOREM等等,不妨尋找有社會理想的機構,結合你的專業技能擔任義工(備註二),多數比利時人力資源部門認同義工勞動價值,履歷表上的義工經驗,絕對會有加分效果!


備註一:資料來源《比利時荷語區勞動市場的移民女性》,出自ella vzw。調查報告指出,比利時聯邦政府《2015年社會經濟觀察》定義的「勞動參與」,包括合法受薪者和領取失業救濟金者。

備註二:專門匯聚義工工作機會的地方,雖然資料庫是荷蘭文,可是工作人員通英文,不妨直接聯絡。

備註三:綠鑰匙是國際性(尤其是遍佈歐洲)的環保觀光住宿認證,它的稽核組織是泛歐非營利機構。請參考相關文章「藍旗 玩水和親水的環保標章

幾張「餐桌上的外國美食」照片,讓味蕾品嚐多元料理:第一張是我們全家最愛的摩洛哥海鮮大餐,第二張是我做的鮮奶油巧克力覆盆子蛋糕,第三張是午餐便當業者做的三明治,最後一張是伊朗婦女製作的波斯家常名菜Zereshk Polow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