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8日 星期六

當國家安全遇到巴黎氣候大會人民動員



「妳今天要去脫褲嗎?」我像是問小孩,是否該換件乾淨褲子的媽咪平淡口吻,詢問同事U。「我有道德義務,所以我回會去參加。」她微笑著回答我。

外表冷漠,話語節制,內心善良,是來自南方國度的民眾,對比利時荷語區白人的概略描述。我的許多同事具備類似民族特質,必須有足夠的暖場,他們才會敞開心胸聊天玩笑。不過,大概經過人事部門的篩選,另一個共同特質是每個人懷抱著環境保護和公平正義的胸襟,不談高調,講究實踐。

好幾位在日常生活待人處事,更是細膩週到,隨時能捲起袖子幫助別人;願意內傷憋笑,忍受我的古怪荷語腔調和錯誤用詞。跟這類型同事合作,總讓我覺得他們像是北國的太陽。可是職場現實,也有自以為是的類型,覺得自己是老大,其他人隨時待命幫忙瑣事。

A就是一個典型例子。他和朋友發動「氣候快車」。透過網路、學校青年社團、環境和生態社團,要在11月29日動員一萬人從比利時到法國巴黎大遊行,因為11月30日在巴黎舉行第21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1(備註一)。  


國家安全至上 人民集會行動受阻


可是,一百多人喪命的恐怖攻擊,巴黎警方因而取消遊行許可。隨後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如臨大敵,不予批准所有公眾集會。「氣候快車」只好在大會前夕,緊急改道比利時西方臨海的Oostende,訴求二氧化碳排放使氣候暖化,海水水平上升。沒想到,遠離布魯塞爾的O城,也不准集會遊行,理由是「無法保障人民集會安全」。

就在巴黎13日星期五IS極端濫殺事件以前,動員人數累積到七千多人。現在,醞釀多年的集體行動,嘎然而止。所有響應的社團,急切尋找集會替代方案,例如憤怒政府阻礙集會遊行的新魯汶大學學生,沒有脫褲反諷,改演「脫衣秀」,關切全球氣溫上升的問題。

我服務的非營利組織響應「氣候快車」號召,全額贊助員工參加大遊行的車費,包車火車或巴士當日往返巴黎,期待已久的跨國動員,暫時畫上休止符。目前有兩位同事用自己的年假,加入「氣候快車」三百人腳踏車隊,踩著兩輪、零二氧化碳排放,五天到巴黎。


環保團體脫褲嘲笑 比利時減碳方案難產


同事們批判的眼光不只國際化,而且地方化。歐盟整體達成現階段減碳目標,國際社會讚揚歐盟先進的減碳腳步。可是比利時的減碳表現敬陪末座,四位環境部長在長達六年的談判,尚未達成全國性的減碳協議,環保團體在部長們開會前,快閃脫褲嘲諷「比利時褲子掉膝下,參加氣候大會」。

有沒有搞錯?四位部長?環境議題分別由荷語區暨弗蘭德倫區Vlaanderen、布魯塞爾首都區、瓦隆區、聯邦政府掌管。四位部長和首相一起出席巴黎氣候高峰會湊熱鬧,可是完全沒共識,所以環保團體譏笑「褲子掉膝下」。同事跟我解釋其中的雙關語,當你露出內褲或屁股給人看時,諷刺對方不知羞愧。這……文化差異啊!我怎麼覺得如果是我脫褲,我才不知羞愧呢?!


竹子腳踏車 非洲社會企業減碳又培力




同事O的國內減碳批判眼光甚至延伸到非洲。O利用網路群眾募資一萬歐元,向荷語區環境部長下戰帖,要求履行聯合國會員義務,撥款聯合國氣候綠色基金一百萬歐元,協助貧窮國家因應氣候變遷問題。群眾募資所得,則捐助加納竹腳踏車社會企業。

2008年一位美國腳踏車工程師研發了竹造腳踏車技術,從此加納發展了數個社會企業,利用當地盛產的竹子,訓練鄉村失業的青年,開始生產竹腳踏車,並且循環栽種竹林。竹腳踏車工廠在加納,將國際的氣候環境議題、國內的青年失業和城鄉差距、造林的生態問題、國民購買水平和交通移動需求,全部連貫,一氣呵成。腳踏車是城市人的旅遊休閒工具,或是像我的短距離公務車,在非洲國家卻是受到國際矚目的新材料腳踏車。 

氣候變遷催化的蓬勃歐洲社會運動,原定在巴黎舉行各種遊行集會,在極端穆斯林恐怖分子攻擊的餘波蕩漾,被迫切割分離。這些根基深厚的歐洲民間社團,如何在國家安全緊箍咒下,監督全球政要、並且完成民間合作對話的公民使命,值得在未來兩週關注(備註二)。



備註一:COP21(Conferences of the Parties 21):第21屆聯合國氣候綱要公約UNFCCC締約國大會。UNFCCC是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備註二:環境資訊中心有COP21倒數計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