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斬不斷化石黑金 理不清恐怖温床

緊挨Molenbeek東方、穿越布魯塞爾中心的運河

法國、比利時連續幾次成功或失敗的恐怖攻擊,首腦是一個來自布魯塞爾的二十多歲青年AA,他在布魯塞爾19個區之一的Molenbeek長大。作案的比法同夥,在發動攻擊前,都曾逗留Molenbeek籌備軍火。比利時社會問:「這些在比利時長大的青年,為什麼變成恐怖分子?

許多國際媒體因而封稱布魯塞爾為恐怖分子歐洲中樞,Molenbeek則是激進穆斯林好戰分子的温床。

在陳述比利時社會浮現的解答前,我們需要先了解有19個市長的布魯塞爾,在比利時是個獨特的政治區域。揉揉眼睛,沒看錯,十九位市長。她是比利時國家首都,也是荷語暨弗蘭德倫 Vlaanderen區和法語區的政治首府,她自己有專屬的行政機制,名為布魯塞爾首都區。

不少比利時政黨歸罪時任20年Molenbeek社會黨前市長PM,他的放任不管政策,培育恐怖温床。人口十萬的Molenbeek在布魯塞爾19區內,居民平均年齡最低、失業率最高,大多是穆斯林移民。年輕居民看不到未來,很快就被激進教派吸收。

歐洲國家之中,比利時籍IS兵力人數看來不多。若按各國IS士兵佔每百萬國民的比率,比利時籍最高,其中布魯塞爾青年居高不下。

內政部長說,他要好好清理Molenbeek。前市長辯解,布魯塞爾有19個市長,可是警察管轄區域劃分為五區無法和警界緊密合作。他搪塞有理,比利時地方市長權力大,市長直接管轄警察;然而,布魯塞爾首都區例外。政客忙著推卸責任,移民第二代的歸屬感、布魯塞爾年輕人的高失業率問題,還是無解。

比利時媒體搶著訪問恐怖首腦父親,試圖從家庭教育分析。他是位成功的移民,有穩定事業,而且將孩子送到教學品質良好的學校,企圖讓曾犯下偷竊小罪的孩子學好,有美好的將來。他難過的說,他很抱歉,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孩子變了,而且傷害了這個他們一家應該感謝的國家。讓他的雙親更難過的是,2013年25歲兒子遠走敘利亞,帶走了13歲的弟弟,小兒子成了最年輕的IS軍人。

西方聯軍不斷轟炸IS為何依然無可奈何?歐洲年輕人,尤其是移民第二代,一個個被「洗腦」,長途跋涉從軍,為宗教建國而戰,願意回母國殺戮製造恐懼,而且滿足自己的人生決定。

比利時法語公廣集團RTBF記者去年採訪敘利亞,無意間得到一位比籍IS士兵的智慧手機。消息來源目的單純,要記者用手機裡同樣說法語的比利時青年,向歐洲民眾述說殘暴的歐籍士兵。手機裡的青年相當自豪從軍生活,他在臉書自封「恐怖分子觀光客」,展出血淋淋的殺人戰績。經過一番地毯式研究,記者找出手機主人,他正是幾次恐怖攻擊案件的首腦。記者剪接後的記錄片,我們清晰看到他的自我實現歷程,從一個住在城市的移民後裔平凡青年,蛻變為IS「英雄」戰將、西歐國家的頭號通緝犯。

在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前夕,我的同事M在媒體提出一個值得省思的觀點。他說,法國總統批評IS是恐怖分子工廠,我們來想想,這個工廠為什麼能日日夜夜有效運轉?關鍵在於,石油

金融時報曾深入分析,IS靠著佔領石油田和輸送管線賺黑金錢,才能支付每日龐大開銷,付錢給這些歐洲年輕軍人,以及購買煉油廠、高薪挖角專業煉油人才。聯軍不敢轟炸那些非IS但和IS有利益關係的石油業者,否則豎立更多敵人,造成國際石油價格不穩。敘利亞反叛軍跟記者說,他們打IS,可是要跟敵人買柴油,不然日常生活怎麼過?!

M指出,荷蘭在滿載國人的馬來西亞航空,飛越烏克蘭和俄國疆界的事故後,用無辜人民性命學到,不可依賴俄國化石能源(瓦斯)生存的悲痛教訓,轉而積極開發再生能源

反觀比利時政府,軟弱依賴化石能源,包括瓦斯、石油和核電,不願大刀闊斧推動再生能源。

如果,我們不能放棄對化石能源的依賴,便難以斬斷極端IS的黑金命脈,歐洲人民也時時刻刻生活在恐怖攻擊的憂懼陰影裡。

備註:AA在巴黎恐怖攻擊五天後,被法國警方擊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