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在比利時學習荷蘭文很尷尬


「我問您一個問題。」七年專攻荷蘭文的法文老師認真提出問題。「您覺得學習荷蘭文和法文,哪個容易學?」這是個好問題,可以跟專業的荷蘭文和法文語言教育者交流學習「外語」的意見和心得。

不知好歹 法文容易學


「對我這個第一外語是英文、母語是中文和台灣語的人來説,我覺得初級荷蘭文比初級法文容易,因爲常用的荷蘭文和英文有一點兒相似。可是若到了中高級,我覺得學習法文比較容易。」法文老師聽了,瞪大眼睛,竟然有人不知好歹!敢說博大精深的法文比較好學?
我繼續解釋:「學習外語最重要的是動機和能近用的外語學習教材。我想加强荷蘭文程度,可是學習荷蘭文的教材比起法文少之又少,我都是直接看或聽新聞。而且,鄰居和家人講得都不是標準荷蘭文,對我的荷蘭文學習,幫助不大。日常生活需要的表達詞彚和工作需要的語境很不一樣,我在家可不會跟家人討論會議議程安排、廠商報價和預算的主題。學習荷蘭文愈久,我愈沒有動機。」

荷蘭文 不重要又不好聽

法文老師聽了,點頭如搗蒜。沒想到我可以用法文發表如此深獲法文母語者人心的長篇大論!我說:「荷蘭文是個小語言。」老師糾正:「不,不是小語言是不重要的語言。」我像隻鸚鵡一樣(備註1),重複一次:「荷蘭文是個不重要的語言,不像法文有很多外語學習教材,各種程度、五花八門的題材,——有藝術、文化、美食、歷史、政治等等。可是,我現在處於荷蘭文工作環境,加上資方和同事的善意,提升我學習荷蘭文的動機。」
老師聽完,深有同感。他說:「我學了七年荷蘭文,現在是法文外語教育者,我很同意您的意見。雖然我的荷蘭文程度很高,可是被動使用,聽説表達能力肯定比您弱。我覺得荷蘭文比起說法文不好聽。」


奇怪的比利時荷蘭文

我聽了哈哈大笑。他又接著說:「而且這個語言在比利時很奇怪,有各地方言,讓人莫衷一是。真的很奇怪!」法語老師說的沒錯,我常遇到許多尷尬的情況。在辦公室常出現一種情況:同事熱心教我某個字或片語,可是另一個同事說:「這個倒是我第一次聽到!」第二種常見的情況是,我聽到一個不認識的字,趕緊查各種網路字典,才知道自己會的是通用荷蘭文,在比利時如果要表達相同意義,人們有另一種用詞遣字。第三種情況是,我實在找不到那個字,請同事拼字,結果對方說:「啊!我剛剛用方言發音,難怪妳在字典找不到。」
妳你也想要學好荷蘭文嗎?我的建議是,有需要就學(備註2),沒需要別勉強自己,不如發掘比利時更好玩的事情!

[更新]
2016年4月新增:1000g眼睛 移民媽媽從1 7 9學起 中文母語的荷蘭文發音難點

下一頁備註1,給想要和預計在布魯塞爾當勞工看的,主題是在職語言進修,以及比利時政府僵硬的語言政策為我製造的笑話。

備註1:
如果你妳在比利時找工作、或離職、或資方資遣,通常會在比利時三地的職訓和勞資媒合機構「登記有案」,三地的職訓和勞資媒合機構分別是,法語區FOREM、荷語區VDAB、布魯塞爾則有兩個--Actiris和Bruxelles Formation。因緣際會,原來我在VDAB的求職者werkzoekende身份,轉到布魯塞爾Actiris。Actiris大方提供taalcheque在職語言進修措施,對象是新進勞工,勞動契約生效日起內六個月,可有40小時的一對一語言進修,包括荷蘭語、法語、德語、英語,任選一種。以我為例,我在Actiris的檔案是荷蘭語,因此我這個荷蘭文還有很多改善空間的勞工,絕對不可選擇該語言。這件事情成為辦公室裡嘲弄比利時官方死板規定的笑話!老闆好心跟我說有免費40小時一對一在職語言進修,原本冀望提升荷蘭文能力,沒想到事與願違,但也讓我賺到超級受用的商業法文課程。

備註2:
2016年起,來自歐盟地區以外、希望居住在比利時荷語區的人士(留學生和經濟移民除外),必須參加融入課程,並且通過考試,考試項目包括荷蘭文。

照片:

第一張,攝氏三度的秋天清晨。第二張,上法文課的時候,遇到布魯塞爾的小黑計程車霸佔街頭,抗議Uber「非法」營業。

1 則留言:

  1. 1) 我比較同意你的說法: 荷蘭是小語言(人口小),重不重要則是看個人及環境的需求,那是現實問題
    2)因為法語人口遠遠大於荷語人口,學習的資源自然也多的多
    3) 法文要寫得好,真的很不容易,即使母語是法語的人要常出錯(目前生活上看到的經典例子包含教師,律師,法官...surprise?) 但對我們這種"老外",個人覺得法文入階難,但若要求不高的話, 後來口語可以"裝"得比較像, 荷語入門容易,但真的要"講得像"挺困難的(我不是說講得對ㄡ).
    4)個人同意法語好聽過荷語(以標準的發音來比較,如:電視主播)但口音很重的荷法語兩者皆讓我的耳朵不蘇胡, 若加上地區方言就可沒力了

    好久不見,藉此交流一下:) 
    anita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