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第一次網購小農生鮮食品 實現歐洲版社區菜市場團購心願


生平第一次團購,參加「綠色能源」揪團,成功取代原來傳統依賴核能發電的電力供應商。第二次團購,獻給「社區菜市長」發起的的農民友善生產團購!買到了朝思暮想無農藥或有機的綠竹筍、水蜜桃芒果、金煌芒果和冷凍玉米粒,而且知道農民大名。

十足感恩台灣越來越多有理念販賣小農產品和良心安全食品的電商,讓我在出發搭乘長途飛機前上網「手指購物」,一到家便能立刻享受台灣農牧漁民和食品加工者的辛勞新鮮收成。

歐洲版社區菜市長 43公里內直接跟農夫買


類似「社區菜市長」的民間鄰里團購在西歐幾個國家漸漸紮根茁壯。2011年起源於法國la Ruche qui dit Oui!,雨後春筍蔓生到英國(the food assembly)、荷蘭、比利時(boeren en buren)、義大利、瑞士、丹麥、西班牙,在八個歐洲國家蓬勃興起(看以下地圖)。

友善的訂購和溝通平台,清晰鮮明的社會目標,讓社區支援農業模式擴展迅速。它要建立農家和消費者的鄰居關係,消費者可以直接購買附近農家的產品,縮短運輸距離,也保障地區農業經濟。


法國版定義兩者距離不超過250公里,六年下來實際平均距離43公里,北方鄰國比利時則是平均30公里。在la Ruche qui dit Oui的農民佔了全法國總農民的20%,每五位農家,其中一戶投入縮短生產和消費距離的計畫。這項佳績或許歸功法國人平時便以地區農產品為傲,熱衷大口吃掉地方美食。

台北為圓周的30公里 買到那些小農產品?


可以透過電商跟農民買是好事,但距離多近才是「直接」。我詳細查詢小農生產地,雖然台灣物流業發達,但如果以台北為目的地,比利時標準的30公里生產和消費運送範圍來看,應該只達桃園、基隆、三重,這些地方具備供應台北都會區的社區農業發展條件嗎?從小農產品來源,也見到南菜北運的現況。

我看著冰箱裡的花蓮玉米、嘉義牛奶、竹南粽子等等,「直接」買是買安心產品、義氣相挺有心農家,可是相對製造的二氧化碳排放/碳足跡,卻讓我很不安心,但是這並非販賣小農產品電商願意著墨之處。

網購小農產品 珍藏台灣的真誠美味


連續幾次趁著北半球暑假回台北,我已經捉摸一套「專案管理」的方法,Google表單十幾張工作表事前規劃、事後紀錄每年一個月的台灣夏日生活,並且善用雲端協作功能和家人分享台灣行專案。

去年起,我的「吃喝」工作表除了美食店家,還多了小農市集和商店,無奈營業時間和地點跟家庭玩樂範圍找不到交集,幸虧有上下游市集,至少能買到小農生產的乾貨。多年來,總是在抵達和離開台灣的時候,經由上下游網站購物,空運珍藏台灣小農生產的真誠好味道。

可是,今年發生了轉變,投入小農產品直接貿易的電商越來越多,產品選擇也跟著多樣化,為了一次買齊、減少送貨碳排量的理念,目前安靜躺在儲藏櫃的乾貨來自里仁直接跟農夫買

身旁許多旅居異國思鄉美食心切的朋友表示,「回到台灣,三餐吃外面的時間都不夠了,才不要自己買菜做菜!」或許,我家餐桌上的食物,從產地到餐桌大多直接來自步行三分鐘的菜園,以及方圓不超過20公里的農牧產品,例如本文第一張照片的自助「蛋商」。

新鮮食品不需要繁複烹煮和瓶瓶罐罐的醬料,簡單料理就能豐美提味。自然而新鮮的味道,已經改造舌尖的基礎本領和食慾。越加蓬勃的小農產品市場,以及送貨到家的優越服務,今年總算滿足舌尖的願望。

第一次網購新鮮小農產品 比利時牛奶比較好喝


該跟哪家電商訂貨?讓我猶豫許久。最後,我跟「挺農易」買了虱目魚片、煙燻雞翅、牛奶、饅頭、酸菜等等。雖然我不滿意牛奶產地到家裡的距離,但與其分別跟兩家電商買製造更多二氧化碳排放,不如一次買齊。

好消息是,成功將台灣特產虱目魚送入小松小丙嘴裡!以往他們總是嫌棄一般菜市場買來的虱目魚「臭臭的」。壞消息則是,兩人喝不慣媽媽我特別購買的安心牛奶,我只能無奈解釋,因為氣候和糧食的差別,各地牛媽媽生產的牛奶味道不太同,兩小異口同聲抗議說:「比利時牛奶比較好喝。」

我看了好幾家販售新鮮有機或小農產品電商,網站照片介紹紙箱裡形形色色塑膠袋細心包裹的蔬果,避免運輸受損,也顯示商家的服務用心。「挺農易」有另一個篇幅,說明顧客回收包裝材料,一起減少和循環使用資源;我深知回收包裝材料的繁瑣和費心,讓我立刻決定在這家刷卡!

從產地到餐桌 餐桌再回到產地的幸福循環經濟


天冷缺後院新鮮蔬菜的時候,我會跟「食物團隊」Voedselteam購買一大籃農家配好的有機蔬菜,或是跟專賣過剩有機蔬菜的減少剩食義工組織Refruit,購買特定的有機蔬菜。兩個組織的蔬菜配送都是利用歐洲蔬果物流的標準藍色塑膠箱,一箱配一個訂單,箱外註明訂購者名字。領菜時間,自被購物袋、箱子,運回蔬果。

台灣精美的小農產品包裝,也許源於迎戰商業社會外表包裝很重要的競爭條件,但總讓我受寵若驚。

位於魯汶的無包裝商店,裝著蔬果的藍色箱子是歐洲標準的蔬果物流箱

珍藏在櫃子裡的台灣小農誠意生產的零嘴,個個包裝身段脫俗;我吃完安心食品,訣別似的看一眼漂亮包裝袋,趕快丟入一般垃圾、或紙類回收。我總覺得遺憾,一邊支持小農產品,另一邊卻製造更多垃圾。

在比利時某些小農市場,有心的消費者會帶著上次購買包裝蔬果的塑膠盒、塑膠袋,還給農夫市場的農家。如果農家和中介的網路電商能重視包裝袋重複使用(里仁、主婦聯盟已經執行),才能讓有機農業、安心食品、小農生產,化身一體兩面的環境永續。

時光演繹迅速,願意自備購物袋和容器的有志消費者愈來愈多,城市裡陸續出現專賣散裝而且在地食物的「復古商店」,新名詞是無包裝商店,上一代的雜貨店不就是散裝銷售居多?

第一段提到的以台北市萬大路牛乳大王為基地的「菜市長」,現在與厚生合作;而我忠實訂購蔬果剩食的義工團體,運作一年多後,暫時劃下休止符。拉長時光軸線,義務或商業營運小農產品者在大環境前仆後繼,希望消費者、農業生產者和中介組織在企圖心和艱鉅實踐過程,都能往家家戶戶三餐永續的大幸福目標緩緩邁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