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那一晚,收押叛國的加泰隆尼亞部長

那晚七點半左右,還不到西班牙人晚餐時間,在西班牙政府和加泰羅尼亞獨立鬧得紛紛擾擾的時候,我經過Girona市政府廣場。不分老少,市民拿著、披著加泰隆尼亞大小旗幟,或是年輕父母推著娃娃車,紛紛走到市政府前。陽台上有人演講,群眾熱烈鼓掌,精神高昂呼口號。八點半,我出門到西班牙tapas bar喝杯飲料,已經不見聚會人群,餐廳開門營業但顧客還三三兩兩,酒吧一如往常晚餐前時間,人聲鼎沸。



「畏罪潛逃」的首相 牽動比利時內部獨立政治


彷彿中國政府聲稱煽動叛國罪,逮捕台灣民權人士。西班牙政府運用叛國罪名起訴加泰隆尼亞部長,首相則逃亡高度地方自主運作的比利時。根據通緝令效力,比利時檢警可以也必須逮捕加泰隆尼亞首相。比利時聯邦執政大黨NVA,政治上主張荷語區弗蘭德倫獨立,經濟上靠攏大企業;主席是安特衛普市長,他說被驅逐的加泰隆尼亞前首相是他的朋友。

比時聯邦政府首相米歇爾所屬政黨,在法語區經濟主張雷同NVA,但政治立場不贊同荷語區獨立,他該如何操練政治手腕?回應國內微妙的政治勢力,避免挑動比獨勢力,同時婉轉接連比西二國外交關係?難以預測的劇情,跟電視連續劇一樣精彩。



鍋鏟瓢盆噹噹響抗議


離開酒吧,晚間十點回到山腰城牆旁公寓,打開電視想看看電視新聞畫面報導,門外傳來幾乎是全城敲打炒菜鍋的聲音!打開門一看,對面的住戶,打開窗戶、開啟陽台、站在樓頂,手裡都拿著鍋子、鏟子、湯勺,用力敲打,持續了15分鐘之久!也許是人民自發的抗議?隔日在新聞媒體讀到報導,證實我的猜測。

收押部長後隔日,人民在街頭自發抗議,預計11月12日發動全民抗議集會。原本街頭住屋門面,支持獨立公投的民眾掛著各色si(是)、「民主」和加泰隆尼亞的旗幟,鍋鏟抗議之夜過後,更多住家加入懸掛旗幟,一面比一面大。



日漸積累的民族意識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沸沸揚揚,恰巧我在這裡遇到了一年一度重要的文化節慶「Sant Narcis」,地方農產、藝術市集、音樂會、捐血、導覽等等琳瑯滿目從早到晚為期一週。當然加泰隆尼亞舞蹈sardana和疊羅漢castell絕對不可少。

看過許多相關照片,可是從未親眼目睹這兩項聞名的加泰隆尼亞特色活動,實地欣賞之後,才了解加泰隆尼亞人的民族意識,不需要外力脅迫恐嚇,從小的日常文化參與便能生根茁壯。



有默契的陌生人圍圈舞蹈


錯過旅遊中心推薦的專業民族舞蹈比賽,完全看不懂加泰隆尼文的情況下,於是亂挑選有sardana字樣的活動。


我來到一個很像土風舞氣氛的地方,沒有穿得美美的專業選手。十位成員左右的樂手現場演奏音樂,廣場上彼此陌生的女男老少不斷自主加入舞蹈,形成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圈圈,舞步和音樂重複,大約半小時,眾人有默契的聽樂知道已近尾聲,一起結束音樂和舞蹈。




疊羅漢的世代團結


我問遊客中心哪裡是看疊羅漢的好地方,工作人員笑著說,只要能找到可以站的地方,都是好地方。疊羅漢開始前三分鐘,準時抵達,可是已經人山人海,根本沒有可以看到疊羅漢成員的地方!好不容易擠進人海裡,耳旁已經傳來現場樂器演奏聲,見到頭戴紅色安全帽的小朋友爬過兩個大人肩膀,穩穩站在最上方,眾人歡呼鼓掌,看似三層的疊羅漢從大教堂廣場前,平穩走上90個階梯的大教堂前,立刻掀起第二次熱烈掌聲。

大教堂前排列傳統聞名的疊羅漢,共有七層。實在佩服最高層的小朋友,除了勇氣更需要技巧!只見過圖片的我,才知道還有現場音樂伴奏疊羅漢。教堂大門前,再次擺出傳統疊羅漢的隊形。

我庸俗地以為活動已到高潮就此結束,走上階梯準備離開,走到一半被人潮卡住進退不得。穿著藍色上衣、白色褲子、黑色腰帶的疊羅漢成員,順著階梯往下走,就在我面前停住。他們一個個緊緊簇擁,我完全摸不著頭緒他們的行動。也許是人太多,等候整隊?大夥兒才能一起去喝一杯慶祝?

約過了五分鐘,見到彪形大漢組成第二層疊羅漢,我才明白這是第三個表演。這次有四組,彪形大漢肩上是青少年,最上層是年紀最小的孩子一層層爬過大人肩膀。

疊羅漢完成後,所有成員互相恭喜擁抱,成功歡呼。以往我只看到高聳的疊羅漢,此刻才知道疊羅漢下方是一圈又一圈的團結「地基」,沒有共識穩固的地基,就不會有老中青三代組合而成的疊羅漢。最後一個表演,沒有彪形大漢,而是臉孔更年輕的青年、青少年和兒童組成。他們獲得所有疊羅漢前輩的高聲喝采。

疊羅漢正式散場後,我見到將近大約百位成員,女男老少都有。這絕對是個考驗團結、技術和世代相承的文化活動。

加泰隆尼亞人的民族意識,撇開和中央政府的仇恨恩怨,自小在文化生活點滴養成,例如舞蹈sardana、疊羅漢castell,一切自然而然積累深厚。

(30分鐘疊羅漢濃縮為一分半的影片。看過影片,你就會感受加泰隆尼亞人從小滋養的文化氛圍。)






備註:Girona位於巴塞隆納東北方100公里處,人口近10萬人,被解職的前首長就是Girona人。他已經向比利時警方自首,全案進入司法程序。比利時法院必須判決是否將犯人移交西班牙檢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