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8日 星期六

六歲成長慶典 不上道媽媽的自白



「我要受洗!」這是小松和小丙甫上小學一年級時,都曾提出的要求。比利時日常生活受天主教影響甚深,「第一次領聖餐」的年紀,落在小學一年級;許多學校會播出上課時間,主動和教堂神父合作,排練領聖餐宗教儀式。這是多數家庭引頸期盼的一刻,因為代表孩子進入新的人生階段。 

「媽媽,(同學)G說,他會得到電話禮物耶!」小丙透露「行情」。

「第一次領聖餐」對世事懵懂的六歲學童,代表著很多禮物和盛大的家庭宴會。我曾聽聞的禮物,包括馬匹、腳踏車、平板電腦等等。


春天宴會SOP


沒有聖餐可領的學童怎麼辦?方案一:趕緊和神父約定時間受洗。方案二:受洗兒童有「領聖餐宴會 communiefeest」,非天主教者改辦「春天宴會 lentefeest」;後者名稱不同,省略宗教儀式,但本質都是重要家庭宴會。

我這個信「不上道」的媽媽,當第一個孩子歷經六歲人生階段時,完全跟六歲學童一樣很懵懂。跟著孩子長大,才摸清楚“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

- 根據地區性教堂公佈的領聖餐時間表,早早決定「春天宴會」時間。通常在四五月,故稱之「春天宴會」。

- 通知至親私交宴會時間,人數少則十多人,多則四五十人。

- 預訂宴會地點和餐飲,或許找外燴在家自己辦,或許全部自己來,或許上餐廳。

- 購買兒童正式宴會服裝,通常是白色系,或是「春天」感服飾。

- 約好攝影師、或自己動手拍兒童個人藝術照,通常必須彰顯春天、成長、個人興趣等主題。

- 通知受邀賓客禮物清單。

- 收到很多來自校方和鄰居的「春天宴會」祝賀卡。

- 主角穿上沙龍照上的宴會裝,宴會當天吃喝玩樂,兒童遊樂器材絕不可少 。

- 宴會後,發給嘉賓和老師同學個人藝術照做成的紀念卡片。

記取三年前的徹底不上道教訓,這次依然不上道,簡略上述SOP許多步驟。這回不在家裡全部自己來,改在兼具綠鑰匙藍旗環保標準的運動公園附設餐廳舉行,因為小親戚們大了,在家辦……小廟不能迎大佛,恐怕被玩到爆。




最壞的天氣 最好玩的聚會


小丙「春天宴會」那天,從中午起,傾盆大雨。當主人的我們,趕在大雨前抵達,順便多帶幾把傘給賓客使用。

喝完一輪開胃酒,「奇怪?P一家四口怎麼還沒到?」打電話詢問,原來P家一口盛裝出席,女主人踩著有跟涼鞋,深怕雨水和泥漿倒灌鞋內,僵在車裡,期望陣雨遠離。

吃過主菜,已經是下午三點半。趁著陣雨間隙,離開餐廳去運動公園划船,船才離岸,又開始下雨,趕緊回頭,顧不得磅礴雨勢,趕快回到室內。小親戚們倒是覺得好玩極了,「我今天全身濕透兩次!」


沒關係,就讓老天放肆哭泣,我們還有最後法寶!宴會前一週,我看氣象預報,心裡已有譜,交代親戚們參加宴會還要帶泳衣。運動公園附設餐廳和室內游泳池位於同一建築,女人媽媽們居高臨下,品嚐巧克力噴泉和新鮮水果串,透過玻璃窗看著享受滑水道的戲水孩子,和負責監督小孩陪玩水的男人爸爸。



中午12點半起,從開胃酒、前菜、主菜,直到甜點,告別時已近晚間七點。這是比利時正式餐會的標準時刻,一點都不令人意外。題外話:有時候,參加陌生賓客居多的聚會,聊天話題瑣碎,又不能無禮的滑手機,身旁的比利時賓客似乎從小在這種應酬宴會文化長大,絲毫不覺得已經沒什麼可聊了;撐完冗長的五六小時,彷彿懲罰我的不上道;打個飽嗝,肚裡的美食安慰不上道的我。

親戚們評論說:「這是家族聚會天氣最壞的一次,卻是最好玩的一次!」要不是隔天上學上班的生活義務,逼迫我們依依不捨說再見。由於「春天宴會」,隔天我享有一天有薪假期(klein verlet),勞動者大人們知道了差點沒拍桌抗議,有人的工作單位根本沒這種體恤假日,有人則是要熬到小孩12歲的「堅振禮」(荷蘭文plechtige communie),才獲得一天假日。再次可見,天主教對比利時人民生活乃至工作假日的影響,也難怪不少主張多元文化者,要求國定假日必須兼顧宗教平等,不能一味遵循天主教義制定假日。 


沒有宗教差別的溫馨班會


往年,教堂和學校在「第一次領聖餐」後合辦酒會,可是今年不辦了。不知道是否遭受批評而停辦?以往,學校和教堂只邀請「領聖餐」學童和家屬參加。



小丙的同學R媽媽有氣魄的主動舉辦酒會,安排了空氣城堡、畫圖、「第一次領聖餐」照片欣賞、交換個人藝術照卡片,聯絡烤香腸麵包和冰淇淋餐車、製作十歐元飲料餐券方便計算帳務。每家自由提供開胃小菜和飯後甜點,飲料來自學校食堂,大家分攤飲料費用。下午四點左右,眾人分工合作洗碗、擦乾餐具、清理場地、座椅恢復原狀,孩子們興奮地幫忙壓平洩氣的空氣城堡。

這是我喜歡比利時非正式聚會的特點:大家齊心協力,而且承租場地提供瓷器碗盤玻璃杯,減少一次性產品垃圾。唯一美中不足,炭烤香腸餐車為了方便,青菜沙拉和炸薯條以塑膠盒裝盛。

晚上就寢前,小丙跟小松說:「領聖餐很無聊,還要去練習唱歌。」小松老神在在顧著刷牙,不想回應年幼弟弟的真心話。雞婆的媽媽探頭說:「現在你知道啦!誰說要受洗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