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立法院應該跟歐洲議會看齊 ➀ 議會裡的育兒經



布魯塞爾歐洲議會三樓川堂中午時刻,人潮川流不息,有人要去用餐午休,有人步伐急促走向下個會議。我也在這群各有方向的人群裡,邁向另一個目的地。

突然我被叫住,「好久不見!」轉頭一看,是位在歐洲議會工作的律師,他和妻子兩人是斯洛伐克人,住在布魯塞爾已有數年,都在議會工作,是許多比利時居民,包括我,眼中的高級白領公務員,好比台灣鄉民說的天龍國人。

我驚喜的問候:「對啊,好久不見!我現在很少出席傍晚和晚上的活動,因為我有兩個孩子,必須要準時回家當媽媽。你呢?最近對東亞關係又有什麼新興趣?」

他露出得意的笑容:「哈哈,我也都是下班後,就要去接孩子。我兒子現在七個月大。」

我大大恭喜他!遇到初為人父者,而且「孤家」在比,沒有斯洛伐克爺爺奶奶阿公阿嬤大軍支援育兒,更是我的媽媽經交流目標對象。我立刻打開育兒話匣子:「他在那個托兒所?你家附近?還是議會自己有托兒所呢?」天龍國的員工育兒友善環境高於比利時一般等級,我直接切入托兒所要點,省略「你們大人輪流帶他嗎?」這種給比利時等級媽媽爸爸經,台灣水準的「媽媽自己帶?還是阿公阿嬤帶?」更不需要出爐。

有子為貴的比利時高級歐洲公務員回答我:「議會的托兒所在附近,我兒子就在那裡。」我沒繼續交流托兒所費用,反正比利時托兒費用是「共產主義制度」,按照家庭收入收費;對天龍人來說,根本是小錢。

我把眼光轉向未來:「他兩歲半可以上學,議會在附近也有幼稚園嗎?」比利時小孩兩歲半可以入學每週四天半在學校,而且幼教品質優良,對全職媽媽爸爸來說,可以獲得「自我解放」;再者幼教幾乎「免費」,沒有家庭不願送兩歲半尿布才乾的孩子去上學。

他無奈地笑笑:「那可遠了!你知道歐洲學校都在市區邊緣。我們考慮幼稚園就讓他去一般比利時學校,小學再到歐洲學校。」

天龍國位於比利時,國中之國,必須遵守比國規範,一般公司行號必須遵守政府保障的(最低)標準,也可自己加碼創造更好的員工育兒條款。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的上班媽我,將實際生活和勞動經驗轉換成圖表,我要指出,營造友善育兒環境,是歐洲社會以人為本的基本勞動權利政府責無旁貸政府的魄力是重要的基石。比利時政府走在北歐國家之後,但尚不及最好典範。

我經常在議會員工餐廳,見到推著有如坦克車平穩舒適娃娃車的父母,帶著寶寶用餐。如果是學校假期,也經常可見不上學的小孩,大約是年紀八歲以下的幼童,跟著媽媽爸爸到歐盟機構上班。天龍國人可以帶著稚齡孩子上班,一般比利時企業也可見到類似的人性化安排。

至於小孩是否整天上班時間七八個小時都黏著媽媽爸爸,那就看各公司行號的安排了。以我的工作單位來說,如果真的臨時有需要,可以短暫一兩個小時讓孩子待在不會影響其他人工作的地方。再者,因為有在家工作彈性工時親職假政策,我們都可以迅速找到托兒、育兒和工作的平衡點。

萬一孩子生病,勞工每年可有十天「緊急事由假」sociaal verlof。有給或無給假?原則上是有薪,但是給付天數端看勞資雙方契約而定。

比利時政府的親職假規定所有勞工無論兼職或全職,在小孩零歲到12歲之間,可以申請總共四個月的親職假;如果員工提出申請,雇主不得拒絕。配合彈性工時,許多家有小小孩的同事運用親職假,每週上班四天,和配偶輪流親職假,孩子每週到托兒所報到三天,兼顧家庭、工作、以及小孩的社會群體適應。北歐國家的網友看到這裡,一定會在螢幕前嘲笑比利時落後的育兒環境。有北歐國家帶頭,比利時的育兒環境才會進步,我們納稅人從月薪提出25%到40%不等的萬萬稅,方能適得其所。

想要知道更多比利時親職假和女性勞動者的職場保護,請往下看。 



  • 2011年出版的「父親和親職假手冊」,是社會福利和性別平權兩個部會聯手製作,有鑑於男性在被期待投入更多工作時間,女性則是從事家務和育兒的時間遠高於男性。這本手冊最後的親職假申請辦法,步驟清晰,說明扼要詳盡,值得參考。 
  • 上班媽媽或準媽媽,可以看這裡

2 則留言:

  1. 很有收穫!不知道「在家工作」的操作方式通常怎麼安排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交流:)

      比利時勞動法規定:
      1. 雇主和勞工之間簽約協定在家工作telework
      2. 在家工作等同居家就業,因此也受到勞動法規範
      3. 勞資雙方協議在家工作時間、時數、地點、是否有額外津貼、勞動工具使用(例如電腦手機)、保險等等

      就我身旁的實際個案來說:
      1. 不是每個公司都有在家工作的契約
      2. 如果有在家工作,通常是每週四天或五天之中,有一天在家工作

      刪除